1. 
      
      <tbody id="6df4t"><div id="6df4t"><address id="6df4t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
      <bdo id="6df4t"><dfn id="6df4t"></dfn></bdo>
      <bdo id="6df4t"><optgroup id="6df4t"></optgroup></bdo>
        1. 首頁>正文

          三峽工程能防多少年一遇洪水?有沒有“變形”風險? 權威人士獨家回應

          來源: 環球時報時間: 2020-07-21

            自6月初我國全面進入汛期以來,江西、安徽、湖北、湖南、重慶等多地遭遇洪澇災害侵襲。同往年面對洪澇災害時一樣,中國最大的水利工程——長江三峽工程再次成為國內外關注的焦點。對于今年這場嚴重的洪澇災害,三峽工程究竟發揮了什么作用?三峽大壩泄洪是不是“幫倒忙”,加劇了長江中下游地區的洪災?究竟三峽工程能夠對多大的洪水起到防洪作用?日前,《環球時報》記者專訪了三峽集團流域樞紐管理中心相關負責人,對諸多熱點問題進行回應。

          7月19日,三峽樞紐開啟泄洪深孔泄洪。

            今年長江防汛三峽發揮多大作用

            環球時報:此輪長江流域汛情期間,三峽工程在防洪方面主要做了哪些工作?發揮了哪些作用?

            三峽集團流域樞紐管理中心負責人:三峽水庫嚴格按照水利部、長江水利委員會的調度指令進行防洪運用。截至19日,三峽工程在此次汛情中已累計防洪運用5次,攔洪總量約140億立方米。7月2日,2020年長江第1號洪水在長江上游形成,洪峰流量為5.3萬立方米/秒(出現在7月2日14時)。三峽水庫發揮攔洪和削峰作用,控制下泄流量3.5萬立方米/秒,削峰率達到34%。據長江水利委員會測算,三峽水庫此次單獨運用降低城陵磯水位0.2米,通過長江上游水工程聯合調度(包括三峽),降低城陵磯水位0.8米,避免了洞庭湖城陵磯和鄱陽湖湖口超保證水位、荊江沙市超警戒水位,極大減輕了長江中下游防洪壓力。

            受長江上游及三峽區間來水明顯增加影響,17日10時三峽水庫入庫流量漲至5萬立方米/秒,長江2020年第2號洪水形成。19日20時,三峽水庫入庫流量4.6萬立方米/秒,較本輪洪水的峰值6.1萬立方米/秒下降了1.5萬立方米/秒。長江2020年第2號洪水平穩通過三峽大壩。

            三峽工程能防多少年一遇洪水

            環球時報:今年的洪水讓很多人聯想到1998年的特大洪水。如果此次洪水沒有三峽工程存在,會帶來怎樣的災害和破壞。

            三峽集團流域樞紐管理中心負責人:1998年長江發生全流域特大洪水,長江最險要的荊江河段沙市站水位最高漲至45.22米,超保證水位0.22米,荊江一度面臨分洪的抉擇,百萬軍民上堤嚴防死守,防洪形勢十分嚴峻。通過模擬演算,如果當時三峽工程已經建好,可使荊江河段沙市站水位不超44.5米,城陵磯分洪量由108億立方米減少到35億立方米,長江中下游的防洪壓力將會大大緩解。今年如果沒有三峽工程,洞庭湖城陵磯地區和鄱陽湖湖口將超保證水位,會有部分分蓄洪區分洪運用,武漢段漢口站水位更高,長江中下游防洪形勢將更加緊張。

            環球時報:對于三峽大壩的防洪能力,網上有很多說法。有的說可以抵御萬年一遇的洪水,有的說可防千年一遇的洪水。三峽的防洪能力究竟有多大?

            三峽集團流域樞紐管理中心負責人:萬里長江,險在荊江。三峽工程的防洪作用主要在荊江河段,可使荊江河段遇100年一遇洪水不分洪;遇超過100年一遇至1000年一遇洪水,包括類似歷史上的1870年大洪水,則可控制枝城流量不超過6.8萬立方米/秒,加上分蓄洪區的配合運用,可防止荊江地區發生毀滅性災害。

            對荊江段防洪補償調度方式,重點是防御上游特大洪水,是三峽水庫初步設計擬定的最基本調度方式和防洪作用。后來經過十幾年來的研究與實踐,又提出了在保證樞紐大壩安全和不降低荊江防洪標準前提下,合理兼顧對城陵磯防洪補償調度方式。

            環球時報:如果目前出現的汛情繼續持續,三峽是否還有充足的能力可以繼續進行調控?

            三峽集團流域樞紐管理中心負責人:需要提醒大家的是,三峽工程主要對長江上游來水進行攔蓄,重點保障荊江河段的防洪安全并兼顧城陵磯地區的防洪要求。通過前期攔蓄,三峽水庫水位從145米上升至155米,攔蓄了56億立方米的水量。三峽的防洪庫容為221.5億立方米,目前還剩下接近170億立方米的庫容空間,有充足的能力應對下一波洪水。三峽工程的調蓄主要是解決長江干流的防洪問題,三峽水庫即使泄洪,也是要不超過下游防洪對象的防洪補償標準的,不會對下游額外增加防洪壓力。但后期如果暴雨集中在三峽大壩以下,長江中下游地區發生區域性大洪水,支流發生洪災或者城市自身內澇嚴重,主要還得依靠城市自身排澇設施解決。但三峽水庫可通過盡量攔蓄上游洪水,減少下泄流量,最大限度降低下游干流水位,助力下游城市排澇救災,大大緩解下游壓力。

            三峽大壩有沒有“變形”風險

            環球時報:一些境外媒體每年都會炒作諸如三峽大壩“變形”,有“潰壩風險”等危言聳聽的言論。請問三峽大壩目前的安全運行狀況如何?近來是否出現任何所謂的“變形”或其他風險?

            三峽集團流域樞紐管理中心負責人:當前,三峽大壩安全運行狀況良好。近來未出現任何所謂的“變形”或其他風險,三峽工程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么“脆弱”、不堪一擊的。

            為實時、精準掌握三峽大壩運行狀況,安全監測工程作為三峽主體工程的一部分,早在1994年就開始進行安全監測儀器埋設,截至2020年6月底,共在三峽大壩安裝埋設儀器1.2萬余支,儀器遍布三峽樞紐所有永久建筑物及基礎、邊坡,監測項目包括變形、滲流滲壓、應力應變、強震、水力學及動力學專項監測等。除了依托先進的技術和設備開展的專業監測外,還開展了人工巡檢工作。制造三峽大壩“變形”,有“潰壩風險”等謠言,是危言聳聽。任何沒有科學縝密監測數據的猜測都是不科學、不負責任的、外行的,甚至是別有用心的。

            環球時報:一些言論認為,三峽大壩今年連續泄洪,加重了中下游的洪水泛濫。您如何回應這種說法?鄱陽湖水系出現的情況與三峽泄洪有多少關聯。

            三峽集團流域樞紐管理中心負責人:水庫泄洪只是水庫通過泄洪設施出流的一種形式,一般來言,水庫出流優先考慮通過機組,只有在出庫流量超過機組過流能力的時候,才會啟用深孔、表孔等泄洪通道,但水庫泄洪并不等于水庫沒有發揮防洪作用。例如本月2日14時,三峽水庫入庫洪峰流量達5.3萬立方米/秒。根據長江水利委員會的調度指令,需控制三峽水庫出庫流量在3.5萬立方米/秒。此時,三峽電站34臺機組全開滿發流量約為3.1萬立方米/秒,因此,需要將剩余的約4000立方米/秒的流量通過泄洪通道下泄。三峽盡管在泄洪,但總出庫流量為3.5萬立方米/秒,仍比入庫流量5.3萬立方米/秒小,仍在發揮攔洪作用。三峽水庫的攔洪減輕了鄱陽湖的防洪壓力,避免了鄱陽湖湖口站超保證水位。(記者 趙覺珵 單劼)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 張智萍
          03002004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712729
          十一运夺金